1. <th id="fz40x"></th>
    2. <u id="fz40x"></u><code id="fz40x"></code>
      <th id="fz40x"></th>

      <th id="fz40x"></th>

      <object id="fz40x"></object>

      <th id="fz40x"><sup id="fz40x"></sup></th>

      葉叔華院士應邀在國際頂尖綜述期刊ARAA發表個人傳記式文章

      文章來源:上海天文臺  |  發布時間:2023-11-16  |  【打印】 【關閉

        
        近期,中國科學院上海天文臺葉叔華院士榮登《天文學和天體物理學年評》( Annual Review of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,簡稱ARAA)。ARAA是國際天文學界公認最具影響力的綜述期刊,由Annual Reviews出版社每年出版一卷。第61卷特邀葉叔華院士刊發個人傳記式文章,代表了國際同行對其在天文和天體物理領域杰出貢獻的高度認可。
        這篇題為《時空漫步:戰略科學家之旅》(A Walk in Time and Space: My Journey as a Strategic Scientist)的文章以葉叔華院士的生平為脈絡,記述了她在天文學領域七十余載耕耘歲月,從年少聰穎好學,青年時期興趣廣泛,到后來扎根天文報效祖國,主持建立我國綜合世界時系統,開拓我國甚長基線干涉測量(VLBI)網和天文地球動力學研究,倡導和創建亞太空間地球動力學(APSG)計劃,連任國際天文學聯合會(IAU)副主席,推動與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(NASA)和多國研究所更廣泛的國際合作,葉叔華院士以自強不息、篤行不怠的工作作風兢兢業業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需求。
      2009年,國際天文年在上海天文臺。
      胸懷理想,立足現實
      “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里盡量去做一些有意義、有價值的事情?!?
        葉叔華1927年生于廣州,戰時輾轉各地求學,青春年華數次置身理想與現實之間——從上帝到科學,從鐘情古文到鉆研天文,從顛沛流離的戰爭年代到瑰麗多彩的音樂世界,從港至滬,從優渥安逸到艱苦困窘,從滿腔熱忱到四處碰壁再到如愿以償,一進一退,一取一舍,是時代嚴峻的客觀環境造就,更是個人立足現實的主觀抉擇。與時俯仰,舍小志而立大志,葉叔華毅然投身祖國建設當中的決心,也成就了其日后不同凡響的天文事業。
      事成于實,而精于細
      “你只要有一點點疏忽,數據上就會產生很大的差異?!?
        葉叔華的天文事業始于1951年。那年,她加入徐家匯觀象臺,開始日復一日地觀測恒星,計算恒星時,再換算成世界時。設備落后,經費拮據,人員不足,使得時間計算和數據處理冗繁低效,中國的授時精度世界倒數。而彼時的中國百廢待興,亟需提高時間計量精度以發展資源勘探、工程建設、地圖測繪等多個領域,解決國防和經濟建設需求。葉叔華團隊自1955年起勇挑大梁,直面批評質疑,潛心鉆研數據處理改進方法,最終于1965年正式建立我國獨立的綜合世界時系統,精確度名列國際前茅。砥礪奮進十載,“北京時間”得以播送至千家萬戶。
      1964年,葉叔華在丹容等高儀上觀測。
      超然前瞻,敢為人先
      “如果再墨守成規,遲早要被世界所淘汰?!?
      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世界天文學風起云涌,葉叔華設法接觸世界前沿技術,并敏銳地感知到中國發展新型觀測技術的迫切必要性。這一新技術就是甚長基線干涉測量(VLBI),即聯合多地多個射電望遠鏡同時觀測一個天體,模擬一架巨型望遠鏡的觀測效果。因其基線甚長從而分辨率甚高,可廣泛用于天體測量和天體物理,前途無量。
        1973年,在VLBI尚未普及甚至在國內鮮為人知時,葉叔華率先提出在中國發展VLBI技術的建議。此后三十年間,她四處奔走宣傳,力爭經費支持,屢遭冷遇卻始終迎難而上,最終促成建立“四站一中心”的中國VLBI網。2007年,我國VLBI網肩負“嫦娥一號”衛星的測定軌任務,開創了VLBI技術用于我國航天工程的先河。
        八十年代,國際上開展新舊技術對比的國際地球自轉聯測(MERIT)計劃,證實了新技術較原光學觀測精度高幾十倍,爾后決定棄經典觀測而統一改用空間觀測。正因為及時發展VLBI、SLR和GPS觀測新技術,此時的上海天文臺方能迅速與國際接軌,并自1994年起成為國際地球參考系在亞洲唯一的基準站。VLBI技術在中國落地生根、發展壯大,離不開葉叔華以戰略視野把握時機,以膽識魄力折沖千里。
      志之所趨,無遠弗屆
      “我要想做一件事情,我是會奮不顧身的?!?
        1993年伊始,葉叔華團隊首倡建設65米射電望遠鏡,遺憾落選國家大科學工程;此后幾經嘗試,均未得到支持;直到2008年初,因對探月工程任務的突出貢獻,團隊受到上海市領導接見,葉叔華再次提出建設65米射電望遠鏡的建議,這次終于獲得市領導重視并予以采納。上海65米射電望遠鏡(天馬望遠鏡)于2012年正式落成,此后不僅圓滿完成了“嫦娥三號”和后續探月工程實時測定軌任務,更在國際VLBI網中發揮著關鍵和中堅作用。
        九十年代初,我國各單位雖具備天體測量新技術,但局限于單兵作戰,形不成合力。葉叔華決定聯合相關力量(包括國家測繪局、總參測繪局、國家地震局、中國科學院)勇拓中國天文“無人區”,發展多學科交叉的天文地球動力學研究。正值國家重大基礎研究“攀登計劃”遴選,競爭分外激烈,葉叔華集結團隊過五關斬六將獲得立項?!芭实怯媱潯表椖靠芍^其得意之作,十年執行期間將天文地球動力學研究開枝散葉到全國各地。
        而葉叔華的志向不僅限于此,她要將“攀登計劃”項目打造成國際品牌,聯合更廣泛的亞太地區力量開展“亞太地區空間地球動力學”(APSG)研究計劃。她利用一切可用機會推行APSG計劃,比如1994年在聯合國亞太空間技術應用與持續發展部長級會議上毛遂自薦,次年在國際大地測量和地球物理聯合會(IUGG/IAG)大會上舌戰群儒。在一次次據理力爭下,APSG計劃贏得了國內外各界支持,并于1996年在上海召開啟動大會,美國、澳大利亞、日本、韓國等近20個國家和地區參與該計劃,葉叔華當選執委會主席,上海天文臺為中央局總部。這是首個由中國科學家主持的國際天文合作計劃。
        葉叔華一向提倡國際合作,認為“在科學上要走得快一些,要借助外力,與國際合作”。她在1978-1993年擔任上海天文臺副臺長、臺長期間促成了廣泛的中外合作,比如牽頭與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(NASA)、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(NOAA)、歐洲航天局(ESA)等建立合作關系。她于1985年當選IAU財務委員會主席,此后IAU學術會議上多了來自中國的聲音,中國也多次成為IAU會議舉辦地。1988-1994年間,她連任兩屆IAU副主席,這是中國天文學家在IAU擔任的最高職務,也是當選該職的第二位女性和第一位亞洲女性。以此為契機,她與各國大力開展聯合觀測和研究項目,不斷提升我國天文界的國際影響力。
      1991年,葉叔華出席阿根廷IAU大會,座上均為IAU副主席。
      無窮與須臾
      “人的生命在宇宙長河中不過是一粒塵沙而已?!?
        1997年,經IAU相關委員會批準,紫金山天文臺將其發現的小行星3241號永久命名為“葉叔華星”。星河璀璨,承載著葉叔華的畢生事業。
        天地悠悠,明月白露只爭朝夕;宇宙浩瀚,科學探索永無止境。退休后的葉叔華從未停止上下求索的腳步,時刻不忘將能量輻射到更廣更遠的地方。她積極支持我國成為國際大科學工程平方公里陣列射電望遠鏡(SKA)的首創國之一,不遺余力推進在上海建設SKA區域中心;推動空間VLBI研究,致力于我國天文觀測向更廣袤的宇宙拓展;作為女性杰出人物、我國首位女性天文臺臺長,她格外關注婦女教育、女性參與社會經濟發展等問題,鼓勵女性打破“玻璃天花板”,以行動爭取男女平等;任職中國科協副主席、上海市科協主席期間,她悉心組織科技論壇,開展科普講座,極為重視提升青少年科學素質和培養未來科技人才;2021年,她多年念茲在茲、幾度倡論建言的上海天文館正式開館,成為天文科普和教育的重要場所。
        光陰流轉間,葉叔華已與上海天文臺風雨同舟七十余載。如今在上海天文臺,仍能時??匆娝β档纳碛?,一如初來乍到時那般熱忱滿懷、步履不輟地走在漫漫追星路上,統籌全局,擘畫長遠。
      波多野结衣电影_无遮挡1000部拍拍拍免费凤凰_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国产盗摄_欧美精品久久天天躁

      1. <th id="fz40x"></th>
      2. <u id="fz40x"></u><code id="fz40x"></code>
        <th id="fz40x"></th>

        <th id="fz40x"></th>

        <object id="fz40x"></object>

        <th id="fz40x"><sup id="fz40x"></sup></th>